官方微信

English

한국어

日本語

Русский

Français

Deutsch

繁体中文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人与社会 > 教育•成长 > 正文
俞晓群:我的书房
来源:百道网 作者:俞晓群 发表时间:2018-08-06 09:23:07
字号: [双击滚屏]
我想到,早年父亲曾对我说,我们老家在江都,回想那时的风尚,村里略微体面一点的农家,厅堂中总会摆上几套线装书。我还想到,一个文化群落的怀旧情绪,常常是非理性的,甚至带有某些遗传的因素;而一种文化传统的消逝,有时会带来一个族群的毁灭。

 


一个文化群落的怀旧情绪,常常是非理性的,甚至带有某些遗传的因素;而一种文化传统的消逝,有时会带来一个族群的毁灭。


我曾笑言,当代书房可以有四类之分,有文人书房,存为所读;有学者书房,存为所用;有藏家书房,存为所爱;有出版人书房,存为无奈。这最后一项是我的调侃。


我是出版人,从业三十六年,在辽宁教育出版社工作二十多年,编书很多,可留存书目有千册之数;在海豚出版社工作八年,编书四千余种,可留存书目也不少。加上业内交流,作者赠与,个人购买,你想不建书房都不行。如果你再兼有学者、作家或藏家的身份,那就更不得了了。


我的存书可分为三类:一是珍藏的书,极少;二是使用的书,多为自己购买;三是堆放的书,各类样书、杂书汇聚。十年前,我从沈阳到北京工作,临行前丢下大量工作样本,最终还是拉来两大车书刊。将书开包上架时,把搬家公司的几位师傅累得